医妃权倾天下,bing,不求人

频道:国际新闻 日期: 浏览:226

之所以将北海的这次经历当作是心路历程,是因为个人觉得传销屡禁不止、甚至肆无忌惮的泛滥,就在于利用现在人的无知、迷茫以及个人私欲,通过很低级、低劣的工于心计、反复洗脑的方式,让那些无明的人(无明是指觉察不到自己是无知的,甚至相信自己是对的,听不进去别人的苦劝,而且还把自己的妄想付诸行动,害人害己)深陷其中而不甘心退出,让这些无明的人整天亚之杰李军做着一夜暴富的白日梦。以前一直觉得最险恶的是人心,但是这次北海经历之后,倒是觉得无明的人比人心险恶的人更可怕。虽然这次经历对自己来说并没有给自己带来人身及经济损失,相反这次经历更是对自己内心的修炼,对内心强大的锤炼。

切入正题,接下来就说说自己在北海的所见所闻所感(人名以及北海之外的地名均以字母代替,但经历绝对真实),希望对那些正有类似经历而不自知的人有所帮助。在去北海之前,可以说自己对传销以及广西的传销环境基本上很少关注、知之甚少。和很多人去广西一样,自己也是被带有功利性与欺骗性邀约去的,被迫接触到所谓的北海消费投资。

5月底,在某交友平台认识L。L自称在M地做财务工作,用苹果手机,对华为手机有买的倾向但没买,而我在H地,由于两人是老乡,再加上共同喜欢某小说,L自称我在交友平台上写的内心独白吸引了她等等各种因素,感觉与L聊得比较投机、互生好感。(当然这些都成为L很轻易邀约自己去北海的基础吧,L对自己隐瞒了多少当然无从知晓了,就算这次邀约L对自己有感情投入,但这微不足道的感情投入,对于L以及其同业来说或许是家常便饭、可有可无)

说来也巧,在认识L前后的一段时间,自己私事比较多,再加上对当时工作状态及公司的厌弃,自己毅然裸辞待业。。。。。。等等在去北海之前,L对自己大学专业、生活状态、之前工作等等都有一个简略与大致的了解。(本人之前房地产公司上班,大学学的是行政管理专业,这样的信息奠定了到北海后被提前安排会被迫见到什么样的人)

6月底,认识大概一个月后颛孙永刚,L估计觉得对自己基本信息已经比较了解,再加上自己待业,就数次急于约自己见面(当然免不了以感情为条件,比如不想没个结果、再热的心也会变冷等等言辞),当时L给自己的感觉就是一急性子女汉纸。(当然现在想想L或许性格是急,但他们以这种方式邀约肯定不愿意浪费太多时间,行就见面、不行就再见)自己当时私事比较多,暂时也走不开,大概直到7月中旬,自己对L说后天去M地见她,但L却说她跟公司请假,明天就要去北海找她大学同学S玩一周。结果,几天之后在自己的逼问下L又说她已经在M地辞职了,暂时会待在北海一段时间,之后就回老家了。而我反复问她几次后,她说不记得说过请假一周的话。(对,以后的剧情就开始穿帮了。请假一周和辞职这样两个不同的概念,当时自己觉得毕竟也就认识一个多月,完全坦诚也不可能;但现在想想,利用交友平台邀约,或许聊得人多了,对待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剧本,剧本间难免会有微小差异,穿帮以及对谁说过什么话不记得也是很正常的)

7月下旬,由于私事处理的差不多了,自己也想找时间出去散散心,确定要去北海见L,而L却说还打算去桂林玩了,之后就要回老家了(言外之意是逼着我赶紧去见她,要不然就追着她回老家见她)。7月25日下午,自己踏上去北海的旅途,真可谓是漂洋过海的。7月26日凌晨3点多到北海南珠汽车站,到站后打车去L与她同学S住的小区。顺便提下,感谢出租车司机师傅听说自己是来找人玩之后,欲言又止及善意提醒。

(接下来,L给自己设的北海骗局与穿帮剧情正式开始;可笑的是,自己去北海前还给L准备的一份小礼物,一开始由于基本都和S在一块,再加上后来几天在北海的种种经历,小礼物也就没必要往出送了,离开时直接扔北海路边的垃圾桶了)

北海之旅噩梦开始

一夜的舟车劳顿,到达小区后,14楼、两室一厅、家具齐全、室内环境还是比较舒适的,大概也就睡了一个多小时起床。7月26日上午骑电动车出行(S单独一辆车,我与L一辆车,连电动车都有了、绿色车牌也上了,可见L已经在北海比较久了,至少从L说她到北海再到我去这么短的这段时间内,买电动车后还办理不了上牌吧),开始进入L、S预设好的行程,S骑车带路,L一路强调跟着S走就行,她也不清楚怎么走(结合当天上午及之后的事,显然说明是想极力掩盖她认识路或者在北海待了很久的事实;路上我随口问L,S是做什么工作的、怎么今天不上班,L敷衍回答说公司最近没事、不用管S之类的话,想想看2017韩国伦理电影如果有正规工作公司再怎么管理自由,一个小职员也不至于连续几天都不去公司办公室吧)——陀头岭、三千海、第九湾,之后午饭(吃饭地点L团购的,S竟然一时想不起在哪,L直接说地点的,可见对北海很熟)、看电影(具体电影院名字不记得了,就记得在泰康人寿北海中支职场附近那家)。电影结束后买菜,先是去超市买,结果L、S嫌菜价贵,之后又去贵州市场买(菜倒是没买多少,就算超市贵应该比贵州市场也多花不了几块钱,可见平时干这一行生活开支还是比较节俭的),晚饭L、S亲自下厨。

7月27日下午,北海银滩。之后的晚饭烤鱼,地点L选,S仍然记不太清楚在哪(这么明显的反差,L对北海路况的熟悉度可想而知,在自己对L一再追问下,L含糊其辞,只是说来过北海好多次;就算来过好多次也不至于对一个地级城市的道路了解的这么清楚吧)。晚饭后,北部湾1号,S竟然问我感觉北海怎么样;想想看这样的问题,问一个刚到北海、也基本没出去玩的人,感觉很搞笑,可以说对北海基本没什么感觉嘛,当然自己当时也不能直接这么说,自己就简单从自然环境、旅游资源开发等方面粗浅的与H地对比了下,敷衍回答了。(当然这个问题那会也只是第一次被问起,自己当时也还没意识到之后会被多次问到,后面见得7个人,每个人都问过这个问题)

顺便提下,这两天外出,由于S带路,我骑车载着L,由于和两个女孩子出行,自己把车速压得比较低,一方面使得S慢行、注意安全,另一方面也为L的安全着想,可惜直到后来走的时候L都不解风情。

7月27日晚大概11点,S说她阿姨找她有事,要出去一会,随即和L一同出门。(现在想想看,估计两人是出门打电话安排之后几天见人的行程了)

(接下来攻心与洗脑的历程开始了,前前后后到我走之前,一共见了7个人,就用A/B/C/D/E/F/G称呼吧,除A、D、G外,其他四个人咬胸要么有房地产工作经验,要么就是和我大学学的专业基本相同,而D和我一样也是刚毕业没几年,G和我、L是老乡,遇到这样的7个人,说是偶然鬼才信呢)

7月28日

7月28日早,早饭过后,L当着S的面给A打电话(用华为手机打电话而不是苹果手机,很意外,因为之前她说只有苹果手机)说“A姐,还在北海吗,我男朋友过来了,去你那边坐坐”(那么问题来了,一般很多人有亲属来看自己,从我拔刀队之歌本人角度来看很多人都会把朋友约出来组个饭局什么的、见见自己的亲人,很少有带着自己的亲人去别人家的;当时自己听到L打电话说出这样的话也很诧异),而S借口有事就不同去了,当然自己对接下来会见到什么样的人仍旧一无所知。可笑的是自己还很刻意、正式的换了套便装出门(在家都是穿球服)。到A住的小区,到楼下和A家门口,L均用华为手机给A打两次电话(之后见得6个人同样如此,可见他们同业之间的警惕性,或者说他们口中所谓的用军网通讯、受国家监控的11位集团号是他们同业内部的唯一联系方式)。进A家门后,A(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广东人,住14楼,穿着一般甚至很普通,看得出来年轻时也是吃过苦的,当然做了这一行之后生活或许更加不如意)简单、冷硬、不带太多感情的寒暄,说我自己和L很般配、很有夫妻相等等(就是可着劲夸你和L在一起有眼光之类的),之后A问我觉得北海怎么样(一个问题问一次或许没什么问题,但问第二次就可以引起很多人的注意与警觉了),之后A说有没有发现北海是没有什么工厂、企业和写字楼的,有没有看到北海这么多住宅、很多外地人、这么多本地车牌,讲到北部湾一号以及温家宝总理在汶川地震时讲到以后禁止建设超过多少米的单体楼等等,之后A介绍她过往的一些经历,谈到什么改革开放、深圳、玉林试点等等,最后引出她在北海做扶贫开发之类的话,说是有兴趣的话可以先了解下(说实在的,听A在那没头绪的说了一个多小时,都不知道A在讲些什么),紧接着就是直接说还有事,就不留我和L了,对我俩下了逐客令。(建立在以金钱利益为基础的见面,当然不会像正常的朋友间聊天那么随意了,说完该说的肯定是要被人赶出门了)

从A家出来后,L又用同样的方式给B打电话(在A所在的小区打、到B所在小区又打、到B家门口再打),这次进B(男,三十多岁彩石谷,之前做瓷砖销售,与房地产行业工作开始牵扯)家门后,L直接开口说“带男朋友过来了解下,她和B在北海做的生意,将B在北海看到的介绍给男朋友”,B同样是从问我觉得北海怎么样(第三次问,之后B说北海无工厂、企业、写字楼,几百家银行等等,无非就是想利用刚到北海的外地人对北海的一无所知,强行灌输先入为主的片面之词,使其他人对他们口中的生意产生兴趣),讲到他们口中生意的起源、在玉林试点等等国家支持,警察便衣执勤,之后B讲到一生只能做一次、11位集团网、这么多本地车牌的车、这些人在这做什么、国家宏观调控、政府支持、哪五类人不能做、保密、什么靠个人分析能力、判断能力去了解等等、什么利国、利民、利己、做了之后会收获“资金、人脉、能力”等等,想要了解更多去亲自去了解下去,之后直接就是逐客令。(警察便衣执勤,一方面说明当地警察或许比较少,毕竟经济发展不景气,当地财政无力支持太多警力,另一方面也是最重要的因素是由北海特殊的传销环境直接造成的,而不是他们口中说的国家和政府支持他们)

从B家出来后,已经中午十二点多了,之后回S家,S正好在家。进家门后,我、L以及S三人对今天见人的事、所聊的事都很有默契的心照不宣,再结合今天见到A、B,我已经开始怀疑S与A、B、L以及接下来即将见到的人是同业,事实证明也确认如此。(7月30日下午在自己义无反顾要离开北海时,L无意中承认S也做这一行。可笑的是,直到现在,L还天真的一直觉得我是因为看到S也是用2部手机,才觉得S也是做那一行的)

7月28日午饭过后,短暂休息,L继续当着S面打电话约C见面,同样S以有事为由刻意避开。同样在见到C之前,在C家楼下、家门口,L打电话给C。C,女,三十多岁,据说是学工商管理专业的,貌似也是住14楼,看得出来经济条件还不错,个人感觉C以前应该做过销售,至少销售技巧以及说出口的话要比A、B、L、S以及之后的几个人都要强。从C这开始真正介绍所谓的北海消费投资,开始纸上谈兵、画图,什么橄榄型致富方式、五级三阶制,投3800元赚380万、出局、讲传销、洗钱等等,甚至最后还和L一块用刺激性语言反问“怕了吗”等等言辞。(很可笑,只是听你在那说而已有什么好怕的,C和L说这话无非就是想刺激人的无知与私欲,让新人能继续了解下去)

从C家出来后,在楼下L继续电话约D。由于从见C开始就很抵触了,这次一进门,我说“L是急性子,咱们直接点就别拐弯抹角了,你(D)也知道我之前见过几个人了、了解了一些,你(D)就直接说我没了解的,重复性的就不必说了,”简单、直接开门见山免去与D无聊而生硬、走过场的寒暄。D,男,二十多岁,据他说大学学的是机械专业,毕业后在珠海格力上班,之后被女朋友骗来北海,一开始也很抵触,了解清楚了之后开始接受了。之后就是纸上谈兵、画图、搬出两本盖着新华书店戳的关于北部湾以及资本运作的书等等,在那两本书上,D还断章取义的找出只言片语来印证他们口中的生意(天下文章一大抄,那样的文章我东抄西抄也能编出,只要有渠道,花点小钱,自己东拼西凑的文章也能发表和出版,好歹自己一介文科生,大学东抄西抄写的论文没有百八十篇,也至少有三四十篇之多,虽然我也不太相信课本中学到的历史、政治以及当下的关于天朝新闻报导、甚至天朝政府,但这些人是非曲直、颠倒黑白的歪理与谬论,自己还是可以掂量出来的)。之后讲到投资3800元收益380万是以前某年的回艳遇故事报,现在的回报是多少,就需要自己亲自去了解和求证了(卖关子,引起无知人对金钱的求知及刺激个人的私欲)。最后貌似D能说的都说了,直接说女朋友一会回来了,饭还没做,直接下了逐客令。从D家出来之后,忘记当时我在小区门口对L说了句啥,L直接回答“我们(做这一行的)都是骑电动车”,我心里当然明白L说的“我们”指谁了,但又不能明说只好直接反问L“我们是指谁”,呵呵,L当时闭口不言。

7月28日晚,晚饭过后,L、S本来计划带着我去老街那边,结果天公不作美,半路下雨,中途躲雨、雨停后折返回家。(如果那晚去了老街,我想7月29日见的这3个人又开始拿老街搞事了)。由于自己心情不愉快的时候,经常是自己憋在心中,不去搭理其他人,从28日下午心情就很不爽,都懒得理L,而L还很不知趣的时不时上来搭句话,问我在想什么、怎么不说话;最后我不冷不热的带有讽刺意味的简短回她“我想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干什么,你是什么样的人”,这话顶的L直接安稳了,至少耳根清静了一会。

7月29日,抵制与反感集中爆发的一天。

7月29日早,早饭过后,L照例电话约人(E),S照样借口有事不去;而我由于有了28日的经历,内心深处很抵制但当着S面又不便直接和L说,最后直接懒得换衣服,就那样穿球服、拖鞋出门。同样到E住的小区,楼下打电话、家门口打电话。E,女,二十多岁,据说大学学行政管理专业,以前做行政人事工作(C、E与自己所学专业以及工作基本一致,要说是巧合我才不信,只有L事先对我的了解,才能安排出这样的约谈)。进家门后,和见D一样,自己直接开门见山,叫E开始纸上谈兵、画图,什么五级三阶制、现在投69800元收益1040万元,其他很多内容和之前几个人说的都是重复性的。甚至还拿他们口中的生意与传销做对比,反问是不是怕了;由于已经很抵触,再加上自己始终99000韩元比较理智,不冷不热的讽刺性的对L和E说了一句“未知并不可怕,无知才更可怕”,当然这样的讽刺对于L和E以及她们的同业来说基本白搭,因为人家根本听不进去,相反反而会觉得我对人家不礼貌、不认真听人家授课。最后感觉E该说的都说了,我直接对L说走吧,也省的被E直接下逐客令灰溜溜的从人家家里出来。

从E家出来临近中午,没有回S家,就和L在大街上溜达了一圈,在某商场坐了一中午。下午L照旧电话约人。这次在F家楼下等的时间比较长,估计是F在家给别人洗脑、一时半会结束不了。F,男,大概四十多岁,据说以前是做水电工程师的,刚来北海几个月。F从他自己说起,说是刚到北海接触消费投资,也像我这样很抵触,小丑的眼泪经典句子但是随着慢慢亲自去了解,自己也逐渐认可、接受并开始做这个行业。再接着就是像说书一样,从各种现象、建筑入手颠倒黑白、颠倒因果来以他的嘴来论证国家和政府如何支持这一行业(无非就是想通过反复洗脑,让自己从内心深处认可他们的口说之词、无稽之谈)。由于自己平时有午休习惯,不午休会犯困,再加上听这么枯燥无味的无知之言,给L和F的感觉就更显得昏昏欲睡。或许F良心发现,或者终于意识到我昏睡的状态,使得F实在不好意思讲下去了,于是在F家以这样的方式结束。

从F家出来后,L照常旁若无人的电话约G。而我实在是忍无可忍,直接反问L“你还要带我去见多少人,我来北海是因为在乎你(L),我需要了解的是你,而不是见其他毫不相干的人”,而L的回答却让人感到可笑“你不了解我做的事,怎么了解我,我并没有要求你去做,你自己帮我去了解清楚”,很可笑吧,L自己都在做这样的事了,还口口声声叫别人帮她去了解清楚,就算了解清楚了L也听不进别人说的任何话,如果把L比作大海,L做的事不过是大海中的一粒沙而已,而L却把大海等同于一粒沙(而7月30日说到L对我的了解,却又很客观的说大海完全不等于一粒h肉沙、沙只是海中很微小的一部分的言辞,或许这样矛盾的话在别人了解她、她了解别人身上才会完美体现)。紧接着我反问L“我是因为在乎你,为了这份感情才来见你的,而在你眼中这却是一场带有欺骗性与功利性的感情游戏”,而L却闭口不言。紧接着我对L说“有什么事,我希望你能够亲口告诉我,而不是听别人去说”,更可笑的来了,L回答说“她自己对我说的话,一个是她自己说不清,另一方面我自己就会盲目相信她,而不自己去判断分析,这事要靠我自己的分析Ainak判断去了解”(很搞笑,自始至终都在强调叫人去分析判断,让L自己对我说,她就说我会失去判断,会盲目相信她。在回到H地后,在微信上最后一次联系并逼问她,把她惹怒逼急了,又说她自己有难言之隐、自己说不清。现在想想无非就是L自己投了69800元,自己也意识到一些,但又没收回本钱、不甘心退出而已)。由于L已经约了G,又不方便爽约,就索性去见G,而见G之前我对L明确说“这是我见的最后一个人,你看着办吧,见完你如果再约人我也是不会去的,不信的话就试试”。

进到G家门,G与L无意中打招呼的一个小细节,引起我的兴趣并随后反问了G和L一句,结果G和L都比较尴尬,L支吾着敷衍回答,情形是这样:进入G家后,G对L说“L姐,好久没见到你了”,而我直接反问G“好久是多少久时间”,G停顿了才下回答“有一段时间没见了”,而L乘机回答说“刚到北海没多久”(没错,这样的回答,证明他们之前见过多次,而且自从上次见过之后到这次见面,已经有一段时间L没有带人去过G这了,也说明L在北海已经很久了)。如同见D、E一样,打招呼过后我直接开门见山,对G说“你也知道我之前见过几个人、了解了些什么,咱们也别拐弯抹角了,你就直接说我还不知道的东西,我已经知道的以及重复性的信息就直接略过不谈”,就这样在我昏昏欲睡中G开始他的纸上谈兵、画图。G,男,二十多岁,据说与我、L都是老乡,被他表姐骗到北海来,一开始也很抵触,当时还送给他表姐四个字“脚踏实地”,结果随着了解下去,他自己也认可、接受、开始做这一行了。内容大部分和之前人是重复的,和E一样搬出两本书来,挑了其中的只言片语来给我看。虽然我听G讲的状态及表象,在L和G看来是不太礼貌、漫不经心的,但是听并不是用耳朵或者面相去听,而是用心去听、用自己的思维去判断分析。这里关于所谓的11位集团网手机号有个很搞笑、很矛盾、B和G穿帮的小插曲。至于7月28日B怎么说的集团网,这里就不明说了,因为网络上充斥着各种各样的人,这些人中也不乏正做这一行的,为避免这个插曲被他们看到,改变和提升行骗技能,来骗更多人,在这里只说G说的。提到集团网G当时说“如果是陌生号码打进来,G接通电话后会说‘你好,请问是哪位?’;如果是L用集团号打进来,G接通电话后会亲切称呼L为‘L姐’”(再次印证我上面的猜测,所谓的集团网终归是他们同业之间唯一的联系方式而已,说白了就是为了提高相互之间的警惕性,就如同都到家门口了也不直接敲门,而是以打电话的方式告知对方开门)。最后感觉G除了性感蕾丝重复性说之前几个人的话外也是在说不出新的出来,自己直接说实在是太困了,今天就到此为止吧,直接朝门口走去。

出了G家,返回S家,一路与L无言。到小区后,L还任性的耍小脾气,故意斗气不上楼,结果我硬是缠着她逼她上楼了。进家门后,S在家,紧接着L和S一块出门去买菜,估计出家门后在下楼的时候L和S说了下我的抵触情绪,怕我乘她们买菜时不告而别,L没去买菜等了会上楼进家门了,S独自去买菜。

最近看到有类似文章,提到说邀约人带被骗来的人去听课,邀约人是要给授碉堡浴血战课人钱的,是15元每节课,会压到卫生间洗漱用品下,具体多少就不晓得了……现在想想这应该也是事实,想想看这些人本就是建立在利益关系上,压根谈不上什么友情,连寒暄都那么生硬、很假、不带感情,自己生活都是能省刚省的过日子,不给钱谁有什么闲情来给别人授课,授课也只是微薄收入;再加上,被L拉去听课的那两天,在那7个人家中,L喝的水很少,但在每一家都会上卫生间2次,而且在每一家听的时间也并不长,去2次卫生间就很可疑了。

7月30日

7月30日早,我和L一早出门吃早餐,S照例借口有事不同行,由于29日下午强烈拒绝再去见人,L很知趣没有再约人见面,在自己看来不管之后再去见多少人,自己所了解到的和L知道的基本上差不多,而且最重要的是就算再去见几百个人甚至成千上万个人,自己始终不会去做这一行,所以即使见了也是浪费时间还不如不见。而在L以及她的同业这种无知、无明的人看来,不继续去见人以及不做这一行,就是不图上进、没有责任心、自私、胆小的表现,真是对她们有这样无知、可悲的想法感到可笑、可悲。早餐过后,在北海市区漫无目的的骑电动车载着L溜达,心情很不爽就一路高速骑电动车载着L发泄,本想找个清静地方,跟L好好聊聊,奈何惹尘埃可惜自己低估了L的无知程度以及对金钱私欲无限膨胀后的思维,在经过一开始尝试及努力后,我知道不管自己说什么,L根本听不进去任何话,索性闭口不谈,这也促使我必须坚决的离开北海。而这时候L还试图玩感情牌,试图叫自己为了她留在北海继续了解,甚至通过支付宝给自己转300元返程路费(当然我又不差这点钱,下午又给她转回去300元,真可笑,把我当什么了,我是为了L本人以及这份感情才去北海的,给我转300块钱返程路费岂能打消我对L的怀疑、以及对传销抵制),并直接对我说马中欣为什么讨厌三毛你走吧,甚至说你来北海,我并没有叫你花多少钱之类的话,来证明L并没有骗自己什么,来进一步挽留自己。(真是可笑,骗感情这不叫骗,难不成只有带来经济和人身损失了才叫骗不成)

在北海市区兜兜转转的,我又对路况根本不了解,L又不肯带路,就这样临近中午,本想找个地吃午饭后直接回S家收拾行李走人,可一路也没个像样的饭店,好不容易到一商场附近,有一家感觉很不错,本想进去简单吃点,结果到门口了冀文平L却不进去(估计是看到门店后嫌贵,如果她自己掏钱的话,为了省钱,她肯定是不愿意进去了,我本就没打算叫她付钱)。之后兜兜转转的,在一个很小的茶餐厅随便点了点下午茶。由于上午明确给L说了,下午回S家收拾行李离开,结果出了茶餐厅,L却避谈回家反而还打电话约S一起去看电影(明摆着不想让自己这么轻易的离开北海),这让我很恼火,结果L为了拦着我回S家中途竟然跳车,也是够拼的了,为了拦着我走竟然把S也叫来跳车的地方挽留我,真是可笑都到这时候S还想继续演戏说什么“你走了你女朋友怎么办,你不关心你女朋友”等等之类的话,当然这些话对自己没有任何意义,自己也不想在马路上跟2个演了几天戏的无知女人纠缠,直接把她们扔路边、扭头骑着L的电动车走了(估计这一出让L和S都很意外吧,还好当时电动车我骑着,S家钥匙和L电动车钥匙在一块),比较庆幸和意外的是一天的兜兜转转竟然快绕到S家小区门口了(当然还有段距离,这样的距离对自己之前已经在S骑车带路的情况下走过几次来说,找到S家已经轻而易举了,当然中间也路过几个十字路口,一路闯红灯走对角线过马路),到S家后,收拾行李、换衣服、简单洗把脸,拎包走人,快走到门口了,L和S才进家门(这么快找到S家,估计也很让她们意外吧),简单打声招呼直接出门直奔南珠汽车站,踏上返程之路。

7月31日早上九点抵达H地,至此北海之行结束。虽然离开了北海,但事情仍不算结束,自己还真心想试图把L劝离北海。

8月4日上午,通过微信给L发了以下信息:

L,不管你能不能听得进去,做与不做,这些话并不是叫你放弃或改变什 么,只是希望你能认真考虑清楚吧:

(1)这种模式是不错,也很吸引人,有自身的优劣势,但是并不适合所有人(包括你)。

不管这种模式是什么、如何操作,甚至我有没有了解清楚,我想你知道的和我被告知的信息应该不会大相径庭。虚虚实实的信息最容易叫人相信了。我想这个无非两方面吸引了你吧,一是现在在北海的生活状态,另一方是就是这个模式最后强调的“将获得资金、人脉、能力”。 貌似唾手可得以及超短期的高额利益回报,并不是任何人进去后都能够得到的。这种模式有人成功,但无一不是建立在个人过往的资金、人脉、能力基础上。能力或许在这上面显得无关紧要,资金和人脉或许才是至关重要的。所谓人脉并不是你认识多少人,而是你认识的人中有多少人真正认可你、能够真正帮到你,这样的人脉才能够支撑你去完成以及帮助别人完成3个任务,你现在的社会关系顶多只能算是人情关系,都算不上人脉关系。资金不仅包含投入的7万元,还包含在北海吃喝玩乐衣食住行等各项成本支出,你也就吴金娃刚毕业两年投入7万元后,为了完成以及帮助别人完成3个任务,能在北海继续生活多久、多久可以收回投入的七万本钱,1到2年或者3到5年内恐怕都不尽然,更别提拿到貌似唾手可得实则一场空的所谓高额回报。基于你现在的社会关系,无非就是为数不多的亲朋好友,有多少人愿意做这个,恐怕到头来你损失的不只是亲情友情这么简单。

不过话说回来,这种模式一个人基于“过往的资金、人脉、能力”成功了将毫无疑问获得“资金、人脉、能力”;但失败了,毫无疑问也将获得“资金、人脉、能力”——资金血本无归甚至更惨,认识一帮会给别人以及心甘情愿给自己画饼或者洗脑的人,获得一事无成的能力,甚至更多。

(2)对于你做这个项目,我只能说不支持且有条件反对。

很多人开始做这个项目后,并不是意识不到自己不适合这个项目,而是面对貌似短期内可回本的机会以及唾手可得的高额回报,很多人不甘心放弃或者转让资格,利欲熏心说的就是这种情况吧。当然,现在让你放弃显然也不可能,只有时间能让你明白是否适合做这个。之所以说“不支持且有条件反对”是希望你眼光放长远点,先暂时找一份时间自由、能错开白天时段的稳定工作,至于为什么,我想在这种模式中对于你来说应该是最明智的考虑与选择了。

事实再次证明,自己的一切努力都是徒劳,根本无法劝回一个私欲无限膨胀的整天做着一夜暴富的白日梦的无明、无知之人。

前前后后、种种情形,也注定也这次北海之行不会有什么预想中结果,我和L的目的都很明确;我的目的很明确,也很简单,那就是因为在乎L、在乎这份感情才去的北海,这份感性性情维系着这次北海之行;而L的目的始终都是,以一场骗局约自己到北海并通过给我自己洗脑心甘情愿的拿出7万元与她做同样的事,而感情对L来说无足轻重、可有可无。换句话说,感情对我来说是必需品,为了金钱,我是坚决不会舍弃亲情、友情以及爱情的;而对L来说,感情仅仅只是消费品,为了金钱,亲情、友情以及爱情皆是可以随意抛弃和牺牲的。

总结

到此北海之行算是告一段落。医妃权倾天下,bing,不求人有关北海传销以及消费投资的管理机制、五级三阶制以及那些人的无稽之谈如何如何,这里就不详细说了,网上曝光的信息多如牛毛,可以说都很符合实际。之所以将本次北海的经历写出来,文字描述并不精彩,甚至很枯燥乏味,是想通过自己的这次经历告诉大家以下几点:

(1)传销以及北海消费投资骗术以及洗脑的技巧并不高明、甚至很low,就是利用现在人对未来的迷茫、对脱离贫穷以及金钱私欲,以新人对异地的不了解,通过先入为主、反复的方式让新人对异地产生牢固的片面、错误认识,进而激发新人的无知与私欲,让新人从心理与思维上死心塌地的认可传销。

(2)不忘初心。在被邀约去异地时,不要忘记自己去异地的真正目的,旅游就是倾城魔瞳绝世九公主旅游、玩就是玩、见某个人就是见某个人,而不是被人拉去见其他一群毫不相干的人,听一些偏离目的的口说之词。

(3)保持一颗平常心,守住内心。钱对每个人来说都是多多益善,见到别人光鲜亮丽的一面时,不要让自己的私欲膨胀到吞噬自己的理智与心智,光鲜亮丽的背后可能是为你自己量身定制、精心设计、包装的陷阱与圈套,就等着你自己心甘情愿的跳进去。在保持平常心的同时,要时刻对比前前后后所见所闻的情形,就算再完美的骗局也有穿帮、前后矛盾、颠倒黑白的情节,更何况像传销这么low的骗局呢。

(4)与其相信传销能使大部分人都致富,还真不如去买彩票呢,或者去抢劫来钱快且容易(只要不被抓就行,当然只是举例并不是叫大家去抢劫)。

不知不觉写了一万余字。最后,感谢大家耐心看完我自己的这次经历,看这么枯燥的描述也是一种折磨(至少自己也是这么觉得)。说这么多真心希望即将被邀约去异地、已经在去异地的路上、已经被邀约到异地的各位小伙伴们,能够看到并看完我的这次经历,能够从我的经历中提高自己的警惕,不要迷失自己,识破骗局。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利用这帖子多多交流交流。